河水变清了温州市民爱上皮划艇 两三千元就可以玩
来源:足球外围平台-足球外围软件-足球外围官网 发布时间:2020-07-31 18:32:12

  温州网讯 听说过皮划艇吗,是不是觉得很酷,很“高大上”?其实,它是人人都玩得起的“平民”运动,最低两三千元的成本就可以玩。要是你有毅力,划着它上下班也是挺酷的。这几年,市区河道水变清了,岸边公园多了,皮划艇爱好者数量也越来越多。

  市区皮划艇的聚集地在南塘桥下的一个仓库,那里存放着七八十条不同型号的艇。

  周文毅是那里的常客,也是温州皮划艇协会会长。2009年,他刚接触皮划艇时,这个圈子只有七八人。“那时候艇都买不到,我的第一条艇还是托人从美国带的,9000多块钱。”

  不过这几年,越来越多温州人喜欢上了这项运动,仅皮划艇协会就有200多名会员。天气晴好的周末,皮划艇爱好者聚集到南塘街附近的水面进行训练,“多的时候有二三十人”。

  周文毅介绍,现在滚塑材质的单人艇价格2000多元,玻璃钢材质的要一两万。除了单人艇,还有双人和三人的。

  摄影记者老潘是土生土长的楠溪人,自称水性了得,二话不说便坐了上去。周文毅没有给他桨,只是让他坐在艇上做扭腰动作,并不断提醒,“上身挺直别动”。

  原来,这是在训练初学者的平衡能力和水上感觉。经过五分钟的适应,周文毅才教授划桨的动作。前后不到20分钟,老潘就可以独自划行了。

  从周文毅那里得知,划行速度和皮划艇的长度有关,3.5米长的艇时速可达9公里,5米长的时速可达12公里左右。一般静水艇入门很快,激流艇则需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。

  说起温州的民间皮划艇运动,就不得不提41岁的美国人Chuck,他是一名温州女婿。

  2007年,Chuck随爱人来温定居,把生活转移至此的同时,把皮划艇运动的乐趣也带了过来。

  “10岁时,母亲带我第一次尝试激流艇,我便爱上了它。”Chuck说,在美国,划艇是一项非常普及的运动,就像骑自行车、跑步一样,人人都能参与。不过初来温州时,几乎没有人玩皮划艇,太太是他教会的第一个学生,两人偶尔才一起下水划艇。

  2010年,Chuck与周文毅在网上相识,后者对皮划艇运动正充满兴趣,两人一拍即合,一个愿教一个愿学,很快成为挚友伙伴。再后来,周文毅创建了“荡起浆”皮划艇俱乐部,而Chuck则成了俱乐部的义务教练,教会更多人掌握基本技巧,领略其中的乐趣。

  “第一次,我都会带他们去九山湖,那里水位比较浅,比较安全,然后再带他们去楠溪江,玩稍微刺激的线路。而我自己,平日会划到九山湖,或从南塘出发划至世贸大厦附近再回来,有时也会划到茶山温州大学。”Chuck特意强调,“楠溪江太美了!麦饼也很好吃。”

  如今,Chuck还会进行义务教学,但时间没有以前那么充裕。他解释说:“我女儿18岁了,马上要回美国念大学,学费很贵,我现在要做三份工作。”

  不管是周文毅还是Chuck,他们通过皮划艇运动,感受到温州水环境的变化。

  Chuck说:“刚来的时候,我去九山湖划艇,要是鼻子不小心进水,第二天就会生病,但现在不存在这样的问题。”

  “刚开始划的时候,很难忍受河里那股腥臭味。现在虽不能说满意,但水质较前几年已经好多了。”周文毅说。

  浙江省水资源监测中心温州分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通过监测发现,一些河段氨氮浓度、总磷等指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,也意味着水质有所好转。

  比水质变化更大的应该是沿河景观。记者了解到,2013年至2015年,全市计划完成500个滨水公园建设,到去年年底已建成336个,成为河道两岸的别样美景。

  “口头提环保,不如去划一次船。”在周文毅的划桨上,刻着“运动保护河流”几个字。

  Chuck同意周文毅的观点:“倘若有更多的人参与到皮划艇运动中来,与水有更亲密的接触,那大家就更懂得保护河道清洁的重要性。”此外,他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皮划艇运动的管理制度,规范安全措施,让这项运动长久地发展下去。

  晨起,当许多上班族发动汽车,或奔跑着赶公交时,47岁的廖朝东从容地坐上自己的皮划艇,心情愉悦地朝着单位划行。这样的出行方式,他已经坚持了近两年,每周大约两次。

  廖朝东住市区方正大厦,工作单位在新城,两头都挨着河道,且有简易码头。2013年上半年,廖朝东接触皮划艇之后,便萌生了划船上班的想法。从廖朝东家到单位约6公里的路程,划艇需要四五十分钟。按他的话说,与其开车添堵,不如划船舒服,既可以锻炼身体,还可以欣赏一路美景。

  于是,这个划艇上班的“大叔”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。在他的影响下,身边四名同事也购置了皮划艇。而他自己也新购置一条双人艇,周末带着女儿一起运动。

  廖朝东说,温州水系发达,而且水流不急,很适合皮划艇运动。不过,想玩皮划艇,最好先学会游泳。“尽管平时会穿救生衣,但要是不会游泳,遇到紧急情况容易慌乱。”

  现在每次划行,廖朝东都会拍很多照片发到朋友圈,引得许多外地朋友好生羡慕。不过,途中所见并不完全是美景,“有时看到河道清洁工捞起满满一船的垃圾,让人觉得很心痛。说真的,不去接触就没有体会。我希望自己能一直坚持下去,哪怕给身边的人传递一点环保意识也是好的。”

  年过六旬的章瑞弟如今是温州划艇界的“名人”,因为他的“高龄”夺冠,也因为他是拥有十年划龄的资深划手。

  接触到皮划艇对章瑞弟来说是一场“意外”:“十年前,我买了一艘快艇,商家附送了两条皮划艇,我就这样划了起来。”后来,章瑞弟就渐渐离不开这项运动了。几乎每天,他都会从小南门沿着温瑞塘河划上两三个小时,来回30余公里的距离对他来说是基本功课。“不觉得累,反而觉得没划够。”

  “刚开始只是自己随意划,后来有了划艇俱乐部,就想着借这个平台出去比赛看看。”2013年厦门独木舟海上25公里马拉松赛,章瑞弟首次参赛,便抱回了“最具活力奖”,是温州队唯一一个获奖之人。去年在厦门举行的一项独木舟邀请赛更是让章瑞弟一下子成为红人,因为这个“高龄”选手一人拿下了200米亚军、500米冠军、10公里长航赛冠军和10公里长航赛预赛决赛总成绩冠军,让不少年轻人心生敬意。

  如今,随着皮划艇运动的推广,参与群体逐渐扩大,章瑞弟很是欢喜:“大家一起玩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。”